我要参展

光社 × 玛格南Antoine d'Agata工作坊等你加入

分享:


“唯一有效的艺术是有害的、颠覆性的、自我中心的、无神论的、色情的和不道德的,

是对大众媒体的感染的解药,它中和了人的思想并提纯了死亡。”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132.jpg

法国,马赛,1997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安托万·达加塔(生于1961年)是一个从不回避禁忌话题的摄影师。性、成瘾、卖淫、个人痴迷和黑暗都是他作品中经常出现的主题。在拍摄过程中,他亲自投身到他所拍摄的行为中去。他说,一个仍躲在镜头后面的摄影师,只是将摄影这种媒介简化成了纯粹的窥阴癖。


1990年,在拉里·克拉克(Larry Clark) 和南·戈尔丁(Nan Goldin) 的指导下,他在纽约国际摄影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学习摄影。1991- 1992年在纽约期间,他在玛格南图片社的编辑部实习。他的第一本摄影集De Mala Muerte和Mala Noche于1998年出版,2001年,他出版了Hometown,并获得了Niépce青年摄影奖。Vortex 和Insomnia于2003年出版,与他9月在巴黎开幕的“1001 Nuits”展览同时展出; Stigma和Manifeste分别于2004年和2005年出版。2004年,达加塔正式成为了玛格南图片社的一员。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208.jpg

《混乱》,以色列,耶路撒冷,2001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安托万·达加塔的摄影作品一直在探索着生活最阴暗的一面。药物引发的放纵无度的性爱的淋漓鲜血在堕落的边缘流淌。他的照片摧毁了了生活与艺术之间的界限,那些图像是自传式的、动物性的、极其可怕的同时又极其美丽的,这使它们成为一个个令人着迷的悖论。


达加塔从2005年至今一直居无定所,漂泊于世界各地,包括英国、尼加拉瓜、柬埔寨、日本和墨西哥。他几乎所有的作品几乎没有明确的系列与主题,拍摄伴随着他遍布世界的足迹,标题就是照片中行径发生的一个个地点。而被他的相机记录下的,全都是蜷缩或扭曲的裸体、分不清是极度痛苦或是性高潮中的模糊面容、使用药品的场景和如动物般生存着的底层人民,以及一些破败的建筑与街景。在大片的阴暗背景下,照片大多是虚焦的,这为这些照片笼罩上了一层模糊而暧昧的不真实感,但照片里处于行动之中的人物充满力度的动作与表情又时刻提醒着观者,这一切是真实发生的,一切都在生本能与死本能的共同驱使下,倒入下一刻的虚无。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211.jpg

柬埔寨,金边,2008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我一直拒绝玩‘艺术’这个游戏。我认为艺术家的姿势是假的、虚伪的、愤世嫉俗的。我的理智总是建立在我能回到我最基本的需求、习惯和成瘾物质的能力上。恶习就是我的救赎,是我永远不会放弃的一种保障。早在我’成为’艺术家之前,我就是个朋克,在没有人再费心去看我的作品之后,我还会是个朋克。对我来说,艺术从来就不是一种视觉效果的塑造,或是一种对世界的看法。它一直是一种推动事物的发展方式,让我与事物和众生缠斗,拥抱恐惧与时间,感受体会活着的感觉,去吸收生命,让生命吸收我,进入我,并消逝于生命之中。”


“现在,我在等待药物慢慢从我的血、我的肉、我的大脑中慢慢蒸发掉,我挣扎着保持某种理智、距离和清醒。但即使是这种混乱的状态,这种平庸的噩梦也比健康更珍贵,比安全更值得。我用被我过度描述的场景激励自己活下去,永远不要屈服于舒适感的诱惑,再也感觉不到麻木。艺术界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但我试图接受那种对我自身持不可能存在的立场的不妥协和黑暗之美,在任何情况下,这种立场都致命而华美,所有的行为都满足了把恐惧和欲望结合在一起的必要性、所有行为都是关于用痛苦、狂喜(Ecstasy)和暴力作为感知和生存的手段,关于承认上瘾和滥交是最适当的社会态度,关于将邪恶视为消费者对抗自己缓慢死亡的解药。”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223.jpg

德国,汉堡,2000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达加塔把自己投入到未知中,投入城市生活的边缘,向居住在那些黑暗领土上的人学习,爱他们、渴望他们、尊重他们。所谓的黑暗,在达加塔眼中是一片光明、慷慨、庄严之地。“我拍摄的女人是圣人,英雄,神话,随便你怎么称呼她们。但他们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种在他们的人性范围内生活的生物。他们是这个充满懦夫和犬儒的世界上仅存的人性的保有者。”这就是达加塔眼中的黑暗,在一个幻想的世界中,由生命的微光组成。


达加塔过着常人眼中堕落不堪的生活,活在他心目中自己所从属人群中,这是他认为的最为体面的生活方式,陷入人性的血肉之中,让“智能”被渐渐抹去,而活下去、感知与生存的动物性需求的直直观的暴力将慢慢将人占据。他的图像从压倒性的、无所不在的暴力中产生,但这种暴力并不是针对他拍摄的女性——她们大多是妓女甚至艾滋病患者——反而它经常伤害到作者自身,它只是给经济和体制暴力压迫下的“不可见”的、一无所有的人群的一针解毒剂。


“兽性是对抗感官麻痹的终极堡垒,也是对抗一个把人与物定义为商品的社会心态的终极堡垒。”在拍摄中达加塔任由被拍摄的各色对象伤害自己,让他们去向他复仇,他知道他们存在的悲剧性,知道在一天中他们经历了怎样深刻的恐惧。相机是一个借口,让人们放手来与他一起遁入疯狂之境。在那里,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在那里,其他人也存在——尽管在悲惨的状况下,在痛苦和逆境中。但在另一个彬彬有礼的白昼世界里只有谎言和冷漠。他把承受接纳他进入自己的世界的人的痛苦视为自己的“社交方式”。但没有人真的伤害了他,他们总是愿意追随他,视他为盟友、他们的一员。在这个由强权与利益主导的世界上,人性是最后一把秘密钥匙,通往团结、同情与友谊——所有这些荒谬的、被禁止的语言。


关于作品中弥散的危险与死亡气息,达加塔说“摄影,就像任何其他人类活动一样,只有在面临死亡威胁时才有意义,或者至少它必须是存在的或不可避免的。” 所以他的生活保持着高度的风险、怀着强烈的恐惧同时也并怀着真挚的愿望。在他眼里,当肉体一点点融化于死亡的阴影中时,灵魂会变得勇敢起来,因为那是灵魂本来的样子——无所畏惧、不被忽视、不被遗忘,不去逃避我们周围那荒谬的空虚。“性之中也存在着死亡,性就像是个小死亡,法文中的高潮(l’orgasme)就是指一个短暂的死亡片刻。我拍攝了上千次的高潮,也就是拍攝了上千次死亡的片刻。”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226.jpg

美国,纽约,1998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抛去所有阴暗的主题,达加塔认为真正“无辜”(innocent)的影像只存在于家庭相簿与警察局档案之中。除了作为一个简单的文件的作用,或为了现实或某种美感,他们的确证明了摄影师的作用,除此以外,摄影图像毫无意义:空间被切割、时间被操纵——摄影不过是个谎言。对于达加塔最重要的,是摄影师与世界的亲密关系,以及他在他所记录的环境中的参与状况——在身体、政治、道德和美学层面上。通过他在任何情况下的积极参与,才能承担起其作为摄影师的个人责任。在任何一张给定的照片中,被描绘的都不是拍摄对象,而是摄影师的动作、视角和经历。而在他眼中,现在摄影执着于发现新形式、发明个人原创的看待现实的方式,以致退化到了一种浅薄、空虚而琐碎的状态。而艺术作为语言,作为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表达一些只有语言无法实现的东西,关于存在、生存。而在达加塔看来,当下的摄影俨然成了一种制度,与一种依赖于公认规范的经济制度别无二致,一种由懒惰和贪婪引起的“安排”。摄影已陈腐不堪。


“我一直在寻求一种不可能的平衡,即充分生活在每一个当下——这最终是我唯一的抱负——意味着这是我自己存在的核心,不管有多大的风险,我都要以尽可能符合我的直觉和政治理念的方式,尽可能全面、强烈地生活,同时继续通过摄影来记录它。重要的是不要放弃它,不管这一切看起来多么荒谬或无意义。摄影还有更多的方面,其中最基本的是,它为我的生活提供了所需的能量,有时是我自己无法控制或判断的。这就是我如何说服和迫使自己每天去摧毁我已经取得的成就,从头开始,再次将自己置于与恐惧、黑暗和空虚的亲密关系中。如果没有摄影,我可能会落入最糟糕、却被最普遍采用的选择——精神和身体上的舒适感。”


在达加塔眼中,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的生活中,在这个提供安慰、鼓励恐惧、支持沉默、充满谎言、虚伪、玩世不恭和懒惰的世界,人们保护自己到麻木的地步,最终使它毫无生气。对我们来说,摄影是充满意义的图像,一张美丽的照片,一种观看世界的方式,摄影是艺术。但对达加塔来说,摄影是药物,是反抗的武器,进入黑暗之境的钥匙,是自己活着的证据。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229.jpg

墨西哥,新拉雷多,1998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232.jpg

萨尔瓦多,1998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235.jpg

墨西哥,新拉雷多,1991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微信图片_20181011154237.jpg

格鲁吉亚,2016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光社邀请到玛格南摄影师—— 安多万·达加塔带来为期5天的工作坊。

本次大师班定于2018年11月21日~11月25日,探讨的主题围绕摄影作为一种媒介,用于展现个人对世界的看法。创作者可以超越纯粹的纪实摄影,截断客观现实,将图像串联起一本日记或图册。摄影师安多万·达加塔希望能够将摄影这一行为阐释为一种对于平常以及极端经验的重述。


 “每一位学员将被询问自己拍摄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在自己创作的影像作品中要扮演积极的角色,并学习处理现实的本质。图像和文字一样,只有在串联起来的时候才能产生不同的意义。”本次工作坊将聚焦于寻找与每一位摄影师最相关的个人立场与态度。在摄影师安多万·达加塔的带领下,参与者必须做好全程高强度不间断拍摄创作的准备,从而突破个人极限。他们需要直面自己内心的困扰与矛盾,在大师班的最后,通过一系列图片组照表达每个人自身与世界之间的私密联结。


结课以后,学员将会得到大师亲笔签名的证书。

 

本次大师班内容特色:

一对一沟通指导交流

三次外拍计划

对个人摄影作品点评分析,以及个人摄影职业发展规划建议

主题性讨论photography as profession(将摄影作为职业)不仅仅你要做什么,而是如何去做

 

点击报名了解更多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了解更多动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