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参展

这个曾为无数明星拍照的温州人 打算为普通老人好好拍次照

分享:


       最近一段时间,一组组有爱的“老龄父母照”在微信朋友圈流行了起来。这些照片看起来很专业,准确抓住了老人慈祥、豁达的气质和神韵,引得众人在下方排队点赞。这些照片出自何人之手?为什么会对老年群体感兴趣?记者打听了解到,摄影师的名字叫施渠通,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温州人。


W020180801353446341416.jpg


  实际上,施渠通并不是一名新人,他在摄影圈“混”了快30年,是一个有故事的摄影师。他主创的“榕芽”曾风靡温州和京城,也是中国影楼朦胧照的发明人;他虽没有专业头衔,却曾在中国美术馆办出个人摄影展;他的客户遍及政府官员、各界精英、知名企业家、影视明星;最近,为了给人带去更多美好,他萌发出新的打算……


  拍出全国首张人物朦胧照

  今年55岁的施渠通看起来很年轻,他说这是因为他一直在干“美好的事”。前年,他特意在温州市区买下一个小跃层,既作为温馨的家,也是他进行钟爱事业的工作室。

  幕布一放,灯光一打,对象一站,快门咔嚓咔嚓。在这小小天地里,他创作出了一张又一张令人动容的人物肖像照。

  说起跟摄影结缘,他笑着说,本是偶然随好友到市文化宫看美展,结果鬼使神差地走进一个摄影培训班,从此便迷上摄影。1986年,他干脆跟好友合伙,在市区马槽头和周宅祠巷开出了“榕芽照相馆”。

  “当时特别火,可以说是风靡全城”。施渠通说,当时照相馆还是个新鲜事物,全城的媛子儿、后生儿都排队来尝鲜。人多的时候,一天能拍一百多号人。当年几十块一个月的年代,照相馆每个月每人就能挣到上千块。

  随着彩色照片流行起来,施渠通他们也遇到个问题:那个年代闪光灯还没有柔光箱,更没有后期PS,这样一来很容易暴露人物的皮肤问题,所以当时的照相馆拍彩色照片是不敢拍大头照的。

  为了能让拍摄对象皮肤美点,他尝试过很多种办法,比如用凡士林涂抹镜头等,但效果不尽人意。后来,他灵感一现,想到将黑丝袜使劲拉开固定在没了玻璃的UV镜上,然后往镜头前一挡,结果成功了!拍出的女性瞬间有了一种如梦如幻的朦胧美。

  这个创举成了施渠通的法宝,吸引到更多人上门拍照,直到半年后,这个商业秘密悄然传开,全城陆续开出了六七十家类似“榕芽”的影楼。施渠通也被业内誉为中国影楼朦胧照的鼻祖。


  在中国美术馆办出个人摄影展

  1989年,施渠通突然决定,要去北京闯荡,因为他坚信:想要成为大师就必须去拍大师,温州没有“大师”,北京是唯一的选择。他在北京找了一个20多平米的小店面,取名“榕芽影楼”。

  虽然技术不错,但毕竟北京不像温州小城市声音传得快。在开店的头一年里,施渠通几乎是赔钱的。

  上哪找大腕?大腕又为什么要找我拍?他想到个主意:我要在神圣的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办个人摄影展,借这块大牌子吸引人!

  1992年,施渠通将自己的一组代表作送去美术馆的评审委员会评审,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他发动周边所有资源去邀请歌手、演员等明星大腕当他的模特。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他成功邀请到20多位公众人物。

  当时,施渠通还有个特别聪明的举动——他将自己的“施渠通影室人像摄影展”的展出时间,和隔壁厅在展的“全国人像摄影展”定在了同段时间,成功吸引了本来来观摩“全国人像摄影展”的专家、观众和新闻媒体的视线。人们不禁感叹:这个小小温州个体户,没经过专业系统的学习却能拍出这样的好片,不简单!

  随着名气传开,施渠通从此在京城站稳了脚跟。络绎不绝的顾客中,有普通的平民百姓,更有不少像殷秀梅、朱明瑛、阎维文、张咪、张也、孙国庆这样的当红明星,宋祖英还曾先后三次主动找他拍个人形象照。当时在北京的演艺圈甚至流行起这样一句话:拍人像,就找施渠通。


  拍让人忘了长相的照片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施渠通在北京和温州两地兜兜转转,但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对这份事业的思考。

  “这是个谁都可以自拍的时代,而且手机就能实现,但每个人都需要一张有仪式感的照片,这就是我们职业摄影师存在的价值。”施渠通说。

  他将自己定位为“商业摄影师”。他并不觉得自己是艺术家,也没必要用艺术来标榜自己,他反而觉得现今所取得的成绩恰恰是因为自己对“商业”的准确定位。“艺术家基于创作,通常是拍自己认为好的,而我们商业摄影师的宗旨是必须把客户拍好,让对方满意。当然是深层次的满意,而非低层次的迎合。”

  “如果拍摄对象确实长得不好看或者不上镜,要怎么办?”记者略带好奇地问。

  “我就喜欢拍这样的人!”施渠通笑着接过话,“一张好的肖像照片会让人忘记品评一个人的长相,而是看人物的性格和气质。漂亮太低级了,只有人物性格气质的真实呈现才是一幅肖像照片的魅力所在。”

  在他看来,人像摄影并不难,实际上是一个相互交流、沟通、共同创作的过程。“一个人的思想、气质和生活阅历等种种内在的东西加在一起,会反映到他的脸上、眼睛里、举动中,做一名摄影师,我必须有这种本领,就是一定要在很短的时间里了解你,感知你,迅速缩短彼此的距离,并且引导你进入一种放松的状态,释放出你自身的美。”

  为了调动人物情绪,他通常在拍照时会放舒缓的音乐,为拍摄对象描绘一些美好的画面,并不忘夸上几句。“心情愉悦了,就会变得有自信,那眼睛自然就有神了!”

  为老人拍一张尊贵的肖像

  拍了近30年,施渠通也已从一个青葱小伙变成现在的中年大叔,对人生也有了更多感悟——他想为更多老人拍照。

  “年纪大了,希望拍些更有价值的照片,拍年轻女孩的话,这张照片可能只是她众多美照里的一张,但拍老人不同,我能拍他们一生中最好的一张。”他说。

  他将这个系列取名为“尊贵老人肖像”,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前后陆续拍了一百多位老人。


W020180801353446427072.jpg

  金素梅(77岁)

W020180801353446514086.jpg

  尚玉容(90岁)

W020180801353446615680.jpg

  诸葛英(92岁)

W020180801353446708713.jpg

  焦洪生(75岁)

W020180801353446776907.jpg

  周荣光(83岁)

W020180801353446877594.jpg

郭学兰(91岁)


  老人来他这拍照还有个规矩:单独来的不拍,必须得有子女或晚辈陪同过来才行;最好不要化妆,但可以穿得隆重点,既要呈现老人真实的一面又要表现出老人特有的尊贵的样子。“越来越多人体会到真实的可贵,这张照片不仅是给老人的礼物,更是给儿女自己的礼物,希望他们以后每看到这张照片,都能回忆起那一天陪伴的美好和意义。”

  在老人身上,施渠通也收获到了很多“美”。比如老人脸上流露出的那种洗尽铅华后的沧桑感和幸福感,那是在年轻人身上找不到的,比如在这些老者身上,他学到了新的人生态度。

  “尤其是一位名叫周荣光的83岁老人,是一位区域经济学者和独立策划人,他全身充满活力,一点都察觉不出年纪。他说要干完自己想干的事,得活到108岁。作为晚辈的我们,哪还有懈怠的理由?”

  拍照过程中,他还遇到过很多暖心的故事。一位儿子先是带自己的母亲来拍照,没过多久又带来了自己小学的恩师;还有一对来温州旅游的老夫妇将最后一站设在施渠通的工作室,当照片到手后他们称赞这是来温州最大的收获……

  “最开心的就是听到客户说我拍的这些照片‘太珍贵了’,这种成就感是我拍其他人物哪怕是国家领导人都所没有的。”施渠通说。


  (文中“老人肖像照”均由施渠通拍摄、提供)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了解更多动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