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参展

张艺:守望乡土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18-01-10 10:40:05 来源:影像中国网 【原创】 编辑:蒋得好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查看大图

2004年,村里有些家庭还在 使用古老的水井打水 洗衣 做饭。

2004年,由于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外打工,家家户户留下的都是老弱妇孺,村里的田都保租给来自湖南 湖北的外乡农民到本村种田,图为外乡人的孩子们。

2006年,村里可爱的姐弟俩,潮汕人能重男轻女,村里一般都生养两到三个孩子,不生男孩誓不罢休。

2006年,村里较为现代化的发廊渐渐增多的情况下,古老的理发店慢慢在消失。

市头村耸立着一座石牌坊,叫跃禹门坊,这条古老的街道也有上百年历史,在百年街道两旁建起了新楼房。

2009年,村里的老年妇女都是刺绣能手,村里的老人们还保留着“男耕女织”“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传统生活方式。

2009年,桃山谢氏家庙是揭邑一座年代较早,影响较大的名祠。桃山谢族系南宋爱国诗人谢翱裔孙。谢氏族人秉承先祖谢翱爱国、爱乡、崇文重教、诗礼传家之风,代有人才。桃山谢氏家庙钟灵毓秀,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物。对研究潮汕古建艺术,追溯中华名族优秀传统文化,考究家族礼教传承,营造和谐社会都有珍贵的历史文化价值。对于日益衰败陈旧的谢氏家庙,村里决定拆掉部分建筑,村里人集资重建。

2010年,在未建好的谢氏家庙前举行盛大“妈祖诞”祭拜及巡游活动作准备工作。

2013年,村里举办的“妈祖诞”祭拜及大巡游时,晚上请镇上的草台班子演出潮剧,演员在村里临时搭建的舞台后台化妆。

2013年,村里举办的“妈祖诞”祭拜及大巡游时,晚上请镇上的草台班子演出潮剧。

2013年,正月十一,圣母出游,村民们穿上传统的服装,用轿子小心翼翼抬着圣母摆放在天后宫。

2013年,全村人家家户户摆上贡品为了“妈祖诞”在后天宫门前祭拜。

2010年,村里外出打工的后生过年都回到家乡过年。

2011年,村里手工竹灯笼作坊的库房里堆满了制作好的竹灯笼。

2011年,过年了,村里人聚在一起有奖竞猜灯谜。

这座建筑原来是一座祠堂,曾经改造为一座小学校,现再次经过修茸翻新成为一座佛堂,村里的人聚在此处赌博。

村里有一座文革时期的建筑物,现在已经非常陈旧,现在是一家小商店。

老人赤脚干活,年轻人衣着光鲜骑在摩托车上看手机,两代人的真实写照。

政府利用原地,山坡地开发补充耕地项目规划图。

村里朝向池塘祭拜妈祖的贡品。

百年古榕树下村民过着最淳朴的生活。

大批农村年轻人被卷入到城市的工业文明的浪潮中去,村中只剩下了老弱妇孺。两位老人在耳语。

2011年春节,村委在新建起的谢氏家庙举办潮剧段子演唱会。

孩子穿新衣服在村里新建起的谢氏家庙前玩耍。

揭阳市砲台镇桃山市头村耸立着一座石牌坊,叫跃禹门坊, 该坊与右侧“升平人瑞坊”(即百岁坊)并列。跃禹门坊建于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八月,迄今已有500年的历史,是村里进士谢天经为激励村民奋发向上而倾力建造的。

古老的村庄到了夜晚一片寂静,晚上村民们的夜生活很简单,一般在晚上九点钟左右就休息了,只有一家小卖店还亮着一盏灯光。

2014年,池塘的远处是新建的楼房,乡亲们指着污染严重的池塘说:池塘以前的水是可以洗菜做饭用的池塘,现在连衣服都不能洗了。

2013年,乡村的生活改善了,建起了新房新舍,耕地越来越少,但垃圾增多了,环境污染也越来越严重。

2013年,在揭阳政府的一声令下,邻村全部迁移,改造成一座投资37亿元的揭阳潮汕机场,飞机每天在正在耕地的农民头上飞来飞去。

2013年,长年在外的工作 打工的孩子们,根还在家乡,每逢冬至,孩子们从城里赶回家乡,全家老小到墓地为仙逝的祖宗先人 祭拜。

10年过去了,新世纪的中国乡村面临着从未曾有过的剧变,不变的则是这一种“悲情”。 20世纪末中国城市化进程明显加快,尤其是步入21世纪以来,城市化对乡村的影响日渐明显,甚至可以说,城市化实际上就是传统村落解体的过程。


中国正处于一个城市化加速的时期,城市毫无节制的在迅速膨胀成一个个庞然大物,农村则被一步步蚕食。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农民的相对弱势地位,谁在坚守着这个农业大国广袤的乡村大地?中国的农村将向何处去?中国的农民又将向何处去?农村原有的经济结构几乎已经慢慢趋于解体。大批农村年轻人被卷入到城市的工业文明的浪潮中去,村中只剩下了老弱妇孺。年轻的农民向往城市的繁华,在城市化进程中义无反顾地进城寻找新的生活方式,力图改变自己的社会身份,成为新的城里人。这样的大地上只剩下了一群老人执着耕耘。而老人们则成为乡村最后的背影。中国农村终于开始走上渐变之路,乡村不再是以前的乡村, 农民不只是淳朴、善良的代名词,乡村也不是田园诗般的静谧幽美,而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无奈与悲剧。年轻、年老,城市、乡村形成了强烈反差。年轻与活力是属于城市的,年老与衰败则归属乡村。在这个对比中,我们无法做出简单的价值判断,判断孰是孰非。中国农村已经走在“现代”的路上,与城市结伴而行。但是有一点则是直接明瞭的:如此广袤的乡村不能仅仅由这样一群老人做最后的守望者。


从外表看,乡村的生活改善了,建起了新房新舍,但垃圾增多了,环境污染了;从内部看,乡村的善良淳朴依然沿袭,乡村的愚昧落后也同样沿袭,再加上赌博风气的弥漫、乡村管理的缺失,乡村的精神生活空虚而迷茫,城市化进程带给我们的是陌生化,乡村的多样性正在消失。我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在农村,传统村落保留着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是承载和体现中华民族传统文明的重要载体,由于保护体系不完善,一些传统村落消失或遭到破坏。《守望乡土》向我们展示的正是这种矛盾交织下的乡村生活。城市化进程带给我们的是陌生化,乡村的多样性正在消失。


潮汕文化与广府文化、客家文化并列称为岭南三大文化主体,而潮汕文化又因为其独有的潮剧、潮州建筑、潮汕工艺美术、商业文化、饮食文化而独领风骚,上千年来,潮汕人在粤东这一片热土上开拓进取、休养生息,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享誉四方,被称为“东方犹太人”。


潮汕地区地处广东东部沿海,是一个非常值得言说的地方。从2004年到2014年十年间,作为潮汕人的儿媳妇我,每年都要回家乡探亲,目睹这座古老村庄的巨变,就用影像无声的诉说着这里的一切,记录着一个小山村的一切。而且一说,就是十年。


夫家就来自于我们眼前影像中这个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村庄——揭阳砲台镇市头村,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当我与摄影结缘,多年来的探访、驻留、观察已使我深深着迷其中,于挥之不去的亲情之外,作为一位坚守人文关怀的纪实摄影师,我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样的内在精神使得潮汕文化如此魅力四射?在改革转型进入迅猛节奏期的今天,这样一个田园乌托邦式的远古村落何以继续保持其延宕不绝的活力,村民们在以何种精神面貌调整状态以迎接新的挑战?


当然,在感动和依恋之余,我们依然要回到一个比较严肃的话题,那就是前面提及的,在今天这样一个瞬息万变、城镇化和城市化剧烈扩张的年代,我们保存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和生活习惯能否得到妥善保存?在这些抚慰我们灵魂的精神资源中,有哪些能在新的时代继续发光发热,有哪些又已经与我们渐行渐远了呢?这是作为摄影师的我在持续思考的问题,也是《守望乡土》这些影像所带给我们的持久话题。


微信截图_20180110113049.png

张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广州市摄影家协会理事、 广东年度摄影十杰、2008大众摄影网络月赛十佳摄影师、自媒体人。作品曾发表于:《大众摄影》、中国摄影报、《摄影之友》 、《华夏地理》 、《山东画报》、《城市地理》 、人民摄影、 广州日报、、羊城晚报等。




了解更多动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qrcode_for_gh_a7d1d9fbe28e_258.jpg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了解更多动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