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参展

南非摄影家大卫·戈德布拉特去世

分享:

当地时间7月1日,北京时间7月2日,摄影家大卫·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家中去世,享年87岁。位于约翰内斯堡的古德曼画廊(Goodman Gallery)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非常悲痛地宣布,大卫·戈德布拉特去世,享年87岁。”戈德布拉特的作品记录了南非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的历史,呈现了其对南非政治社会发展的审视与关注,被誉为“南非纪实摄影之父”。戈德布拉特的去世对南非和全球艺术界来说是一个重大损失。


1930年,戈德布拉特出生于约翰内斯堡以西25英里的兰方丹市的一个白人中产阶级家庭。虽然没有接受过任何摄影方面的专业训练,但戈德布拉特依旧对摄影充满兴趣,并投身报道摄影领域。还是一名青少年的戈德布莱特就开始拍摄南非兰德方坦小镇及其周围的金矿开采景观,以及在其中工作的矿工们——这也是他的出生所在地。他在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获得了商业学位。1962 年父亲去世后,戈德布拉特接管了他生前运营的服装店。一年之后,戈德布拉特决定卖掉这家店,并将所有收益投入到成为一名全职摄影师的生涯中。此后,他一生的工作和课题都围绕着南非这个国家。


戈德布拉特一直关注南非濒临消亡的金矿业。 1973 年,围绕着该主题的摄影作品被整理成书《在矿上》( On the Mines ),书中还收录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南非作家丁·戈迪( Nadine Gordimer )所写的一篇文章——旨在探讨南非矿业的人文和政治面向


1989年,DavidGoldblatt在约翰内斯堡建立了工作室,鼓励年轻的摄影师们用手中的相机来揭露种族隔离制度的危害。“我是一个独立的观察者,相机是我的工具,照片是我的言论。”在 1989 年出版的摄影书籍《交通运输途中的夸恩德贝勒》( The Transported of KwaNdebele )中,戈德布拉特记录下了生活在被隔离的“家园”里的黑人漫长难忍的通勤经历。“戈德布拉特花了数周的时间乘坐公共交通”,前泰晤士报执行编辑 Joseph Lelyveld 回忆说:“他会拍摄在自然光线笼罩下熟睡的男人。通过一根捆绑在相机上并依靠双脚的力量绷紧的绳子,他完成了这一镜头。”


20180702161003CTlhDtwkMKfmuIsa.jpg

pic/pinterest(来源好奇心日报)


pic/pinterest(来源好奇心日报)


pic/pinterest(来源好奇心日报)


1990 年,当纳尔逊·曼德拉被无条件释放后,一切都发生了迅速而剧烈的变化。戈德布莱特与经常发动暴力袭击的前囚犯进行接触,他带他们重回到犯罪现场,拍摄下了一组照片《在犯罪现场的前罪犯们》( Ex-Offenders at the Scene of the Crime )。他试图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理解南非后种族隔离时代的生活——“他们所持的价值观已经不再是曼德拉所拥护的价值观了,他们是贪婪又沾沾自喜的一群人。”戈德布莱特说。


20180702163640blzsIDZgfw0UtkEK.jpg

"当我们获得了自由,被允许自由地乘坐地铁时,我们去了公园和游泳池——然而,这也成为了我们开始犯下罪行的时刻。"他们在商场偷了糖果和弹珠,还抢劫了男孩们的自行车。pic/ artmap


戈德布拉特的摄影作品已经在世界各地展出,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展览、伦敦的巴比肯(Barbican),以及去年早些时候在巴黎蓬皮杜中心(Pompidou Centre)举办的备受赞誉的回顾展。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Museum of Modern Art in New York )于1998 年为戈德布拉特举办了一次个人展览《种族隔离,它是如何反映在简单事物的清单中的》( Apartheid, Reflected in an Inventory of Simple Objects ),其中展出的 40 张作品都是黑白的。戈德布拉特解释说:“对于表达种族隔离所激发出来的愤怒、厌恶和恐惧而言,色彩似乎显得太甜蜜了。”去年 2 月,蓬皮杜艺术中心也为戈德布拉特举办了一场回顾展。在展览前,这位摄影师也谈了谈最近的工作——在一张照片中,横穿西开普省 Leeu-Gamka 镇铁路线的人行天桥为黑人和白人分设了两个宽阔的楼梯。“为什么在一个不超过 2000 人的小村庄里,要建造起足够容纳伦敦地铁高峰时段人流量的两个人行道?种族隔离的迹象已经消失了,但双线道路仍被保留了下来。”


20180702164819cKQMmOYpxvAsBfNR.jpg

pic/ RFI(来源好奇心日报)


在1964年他拍摄的一张照片中,铁丝网前,一个农夫的儿子和他的保姆在一起,两个人都转向了摄像机,男孩的双手放在保姆的肩膀上(见下图)。戈德布拉特最感兴趣的是这些微妙的时刻,而不是戏剧性的历史转折点。在2017年接受《卫报》(the Guardian)采访时,戈德布拉特谈到了他观察到的白人庄园主与黑人仆人之间的特殊关系。“很多(车主)都是深深的种族主义者。”他们对黑人有很深的恐惧。与此同时,在他们的情节中,他们与他们有一种亲密、深情、慷慨的关系,超过了我从中产阶级城市生活中所了解到的程度。


141839.19389962.jpg


还有更多神情和形态的细节被捕捉下来。骑在马背上的三位年轻的白人土地所有者近乎威严的面容,黑人女性服务员冷酷而蔑视的目光……戈德布拉特以抽离的目光审视着不同群体。他试图让观众看到超出框架之外的部分——怪诞,是如何在一个社会中“被正常化”的。这些摄影通常都以黑白的形式呈现。

pic/ V&A collections




在他的一些摄影作品中,你甚至看不到任何人的踪迹,只有物体或纯粹的风景。通过单色的色调处理和细节和构图,戈德布拉特强调了实际存在的分离,也在同时传递出一种心理上的隔离感——在一个废品回收厂里,堆放着矿工们的铁锹;在索韦托( Soweto )的一家商店的货架上,摆满了罐装食品……这也深受他个人经历的影响。戈德布拉特身为犹太左翼人士的父母就是因宗教迫害,从立陶宛逃离至南非的。


在一个废品回收站里,堆放着矿工们的铁锹。(pic/pinterest


pic/pinterest


The Heroes' Acre (pic/Tate


自 20 世纪 90 年代起,戈德布莱特也开始陆续拍摄一些彩色照片。“新的技术使我能够在电脑上完成彩色照片的工作,就像我在暗室中和黑白照片打交道那样。” 2006 年,戈德布拉特在动开普省记录下处于停滞阶段的建筑项目。在画面中,未完成的房屋框架成为了一种被称为“onopopi”的儿童游戏的背景。在这里,为了将房屋的形态和它们所处的环境更好地表现出来,戈德布拉特选择还原了实景色彩。


20180702164613SVR7y2nBmvlGCpNe.jpg


2009年,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摄影奖(HCB奖)颁给了戈德布拉特,奖金3万欧元,用于资助他完成自己的摄影项目。这次他获奖的项目依然关注当下的约翰内斯堡,重点放在两方面:一是市区内越来越多的围墙式住宅;另外就是该城市越发严重的犯罪问题。该项目取名“TJ”,这两个字母是南非未经注册的车辆牌照前缀。


141809.81856201.jpg

291UG4J15.jpg


戈德布拉特最著名的作品包括1973年的《地雷之书》(On the Mines),与他的主要影响之一——诺贝尔奖得主纳丁·戈迪默(Nadine Gordimer)合作,以及1975年拍摄的《阿非利卡人》(Some Afrikaners)——这是他在祖国各地旅行的结果。 2013 年,在接受摄影网站 ASX 的采访时,他表示说:“作为国家的公民,我当然对这样的事件感兴趣。然而,作为一名摄影师,我对这样的事件不感兴趣,更让我感兴趣的是这些事件的起因。”


参考资料

南非摄影师大卫·戈德布拉特去世,他用日常画面探讨种族隔离(好奇心日报/王倩蔚)

南非摄影师大卫·戈德布拉特去世,享年87岁(百度百家号/嘻喜爱哈)

2009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摄影奖揭晓(时光网/月如沙)

南非摄影师获布列松摄影奖(网易/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了解更多动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