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参展

影像数字化记录非遗项目:捕捉、提纯视觉元素和符号

分享:

2018年6月,“锦绣中华——2018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在北京恭王府举行,期间包括11场专业服饰秀展演、2场群众体验的服饰秀以及3场论坛。这是一场老时光与老时光的再次相遇。梦影流离间,在皇家府邸、古宅大院的天然T台上,跳动出来自岁月深处的衣锦传奇,为人们呈现一场场非遗服饰精品的饕餮盛宴。


微信图片_20180608162707.jpg

2018年6月,“锦绣中华——2018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在北京恭王府举行。 关欣  摄


对于影像记录者来讲,这是稀缺难得的拍摄机会,不不仅因为古老文化遗址与现代服饰文化对冲带来的可预见视觉效果,更多还有从非物质文化遗产角度,可以捕捉、提纯出来的视觉元素和符号,格外珍贵。


自2001年年以来,根据联合国科教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国相继开展了一系列列的传统文化“非遗”保护工作,截至目前,中国已经有京剧、中医针灸、活字印刷术、24节气等39个项目入选联合国教科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最多的国家,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类似“锦绣中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的非遗特色项目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极大程度的推广与发酵。在这一过程中,影像呈现作为重要的传播手段,获得了更多重视与支持。


2018年6月,“锦绣中华——2018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在北京恭王府举行。 关欣  摄


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种类多样,内容丰富,是传统文化中的瑰宝。但由于过去保护意识不够,不少传统工艺与传统文化形式并未得到有效的保护,传承与创新问题非常严峻。随着有关部门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日益重视,采用影像记录方式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实现对优秀文化的记录与传播的新途径。


2018年6月,“锦绣中华——2018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在北京恭王府举行。 关欣  摄


运用影像记录,实现对“非遗保护”,具备多重可行性。


(一)影像符合对非遗保护的真实性要求

影像是采用摄影设备与感光材料料来记录拍摄对象,从而形成具体的视觉图像。这种物化的图像更更加直观、逼真、生动,能够直观的令人感受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魅⼒力力所在,便于人们理解与接受。正是由于影像带有真实性与直观性的特点,因此,也被称为“超越语言文字的世界通用语言”。


(二)影像是开展非遗保护工作的载体

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活态性与无形性,因此需要通过相关物质媒介载体来实现保护与传承的⽬目的。在传播技术日益精进的今天,影像(特别是数字化影像)可以更直观、真实、有效地记录‘“非遗”’项目,使其成为传承与学习的样本,并得以长期保存。可以说,用影像记录的方式保护、传承‘“非遗”’项目已经成为时代的必然选择。


(三)影像的“虚拟现实”特征和多媒体传播效果可进一步增强非遗文化的在场性

在影像技术的发展过程中。人们认为纪实性是其本质特性,而虚拟性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但根据长期的实践证实,影像既能真实、客观地记录现实,也能再造一个虚拟的“现实”。例如,在开展非遗保护工作时,我们可以利用影像记录相关非物质文化遗产,或根据相关非物质文化遗产曾经存在的状态进行“复原”,甚至也可以利用数字技术模拟其在现存时空中的存在状态,让人们更易理解与接受。在博物馆数字化建设的过程中,通过全息影像360度还原文物全貌,供受众线上浏览参观已经是业界通用的一类展示方法。类似的操作可以用于非遗文化的记录与呈现。


多种传播媒体协作,实现传播的⽴立体化。“非遗”蕴含的信息量非常丰富,单一的传媒样式很难达到理想的传播效果。在进行“非遗”传播的时候,表现形式需要实现文字、图片、影像等多种样式的综合,传播手段也需要实现平面与网络的综合,在传播过程中构建起立体的、互动性强的感知环境,营造出融合性强的文化氛围,从而实现良好的传播效果。


(四)影像的传播效果具有高效广泛性

在现代媒介社会,影像传播不不仅是保护“非遗”的有效手段,也是传播和推动“非遗”发展的重要出口。随着电子影像技术介入“非遗”,借用电视、电影、网络、微信、数字化博物馆等传播途径,民间的文化艺术传播形式正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呈现出诸多前景可观的视觉趋势,为“非遗”的传播提供了新的视域。


“锦绣中华——2017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现场,观众在接受央视采访。

“锦绣中华——2017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现场,吸引大批摄影师关注。



以“锦绣中华——2017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为例,央视新媒体、光明网直播、东方直播、北京时间、一直播、映客、YY直播等平台,对六天八场非遗服饰秀做全程直播,覆盖网络观众近2000万人次。数据显示,仅6月5日开幕式当天,光明网单个直播开播前,仅预告时间段观众量就在15分钟内突破34万。


2018年6月,“锦绣中华——2018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服饰秀”系列活动在北京恭王府举行。 关欣  摄


“非遗”在内容上得到了传承,在工艺上取得了创新,在观念上受到了重视,在文化的积累上,也获得了扬弃和吸收。需要警惕的一点是,对当代的影像创作者而言,“非遗”深厚的文化内涵和意蕴,是其在创作过程中可以充分施展自身理想艺术形态与风格的绝佳素材,也是创作具有浓郁地域文化色彩影像作品的重要资源。但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非遗”影像化过程中要充分关注并最大限度保持“非遗”原貌,元素的利用也要尽可能做到合理有度,符合基本的审美规律。正如有学者指出的那样:“利用文化资源应有一个前提:不能损害和扭曲文化资源所固有的物质机理理、精神内涵、艺术美感和历史价值,即便是元素的提炼,也应遵循其基本的历史与艺术⻛风貌。”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长期以来我们的祖辈在劳动生产中形成的智慧结晶,象征着一种历久不不衰的文化精神。影像数字化记录非遗项目,虽然只是非遗保护工作的一项基础性工作,但更是非遗保护工作的重要起点。通过影像,受众可以去触摸大众文化冲击下濒临失传的“非遗”余温,开启重温历史和文化记忆的有益尝试,充分感知影像传播作为理性批判工具表达出的文化忧患意识,进而理解影像作品的终极人文关怀,并最终树立起保护非遗文化的意识,实现对其的理理解与传承。期待可以有更多的摄影艺术家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纪录,为这些人类精神的宝贵财富留下更多的精彩影像。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了解更多动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