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参展

把100个相机发给流浪汉,他们拍下的伦敦是这样的

分享: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个在《地铁报》(Metro)上看来的故事。


先交代一个背景,根据流浪汉庇护组织Shelter统计,在伦敦有17万流浪汉。《地铁报》的记者艾伦·斯科特说,看到这个数字时她很惊讶,因为伦敦一直号称是一个体面的地方,却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在街头瑟瑟发抖。这些人也是伦敦的一部分,但大部分时间都被人所忽视。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大家让大家可以关注到这群人,听听他们的声音,体会他们分享的感受?一个名叫 Cafe Art 的组织想到了一个办法,通过镜头凝固瞬间,让他们传递所思所想。


于是从 3 年前开始,他们定期举办一个名为“ MyLondon ”的流浪汉摄影赛。今年 6 月,活动再开,他们向圣保罗大教堂周围的流浪汉发放了100部一次性富士相机,请他们来拍照。要求只有一个,不要盯着流浪汉拍,而是要尽量捕捉他们心中的伦敦。


下面这些就是用那 100 部相机所拍摄的部分照片。


这张可爱的小狗照片由埃拉·沙利文拍摄。她喜欢小狗,于是就拍了这只穿着衣服特别神气的小法斗。


image015.jpg

埃拉·沙利文拍摄  

埃拉出生于伦敦,爱尔兰西南海岸长大。20 多年前,她回到了伦敦,现在住在伊斯灵顿。她是正经学过技术的理发师。今年夏天还刚刚完成了艺术与设计的预科课程, 开始打算继续学习。因为在住房方面遇到了一些问题,所以她就去找了帮助单身无家可归者的组织 Single Homeless Project (SHP)帮忙,并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image016.jpg

蒂姆·保罗拍摄 


蒂姆·保罗把镜头对准了伦敦最标志性的东西,红色电话亭和红色邮筒。他说,因为这些东西,所以他一直认为伦敦是红色的。这是保罗第一次用照相机来做一个艺术作品,他觉得有点挑战,因为胶片数量太有限了。

镜头里的人叫乔恩,知道了保罗要拍照后落落大方的站到了镜头里。蒂姆是西伦敦 240 项目的艺术家,曾一度为自己流浪汉的身份而自卑,但当他发现西伦敦的人都可以不介意他的身份和过去而给予他平等的尊重时,他渐渐找回了自信。



image017.jpg

 杰克拍摄 

杰克用他的镜头记录下来的是他最喜欢的朋克文化,拍摄于坎顿镇附近。他很爱伦敦,因为这是一个拥有多元文化的国际大都市。


下面这张照片是玛雅的一张精心摆拍。背景是他小时候就特别喜欢的 Ray Walker 在1985 年创作的壁画,主题是呼吁和平和团结,反对战争和核武器。前面吹萨克斯的是他十多年前在一场演出里认识的 Tashomi 。知道玛雅要搞创作,他就带着萨克斯欣然前来了。

image018.jpg

 玛雅拍摄  


休·加里在伦敦桥站拍了这张照片。休·加里是一个退伍军人,在过去十余年间一直都跟着英国的部队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周游。两年前他回到英国,却变得无家可归了。现在他正住在西伦敦一个退伍军人的大宿舍里,等待安置。


image019.jpg

 休·加里拍摄


拍摄下面这张照片的人曾经是一个做服装商人,几年前他生意失败、婚姻破裂并无家可归。“在我最挣扎的日子里,幸运的是,接触到了许多社会机构,包括 SHP 、Hanbruy 项目等等。”后来他还参加了皇家摄影协会的课程,学会了不少拍照的技巧,并变得越来越乐观自信。他说之所以拍这张照片,是因为想传达人并不是一个个孤岛,当别人遇到苦难时应该伸出手来,守望相助。

image020.jpg


今年的这个活动一共收到了 2500 张照片,有 20 张入围了 MyLondon 的展览。今年 8 月,Cafe Art 又举办了一个线上活动,让大家投票选出 13 张照片用来制作 2018 年的日历。现在,这批日历已经开始在 Kickstarter 发售了。所有这些钱最终会给到拍这些照片的摄影师手里。


最后这张照片里的杰拉尔丁来自都柏林。


image021.jpg

杰拉尔丁  

几年前因为药物滥用问题,她失去了自己的房子和生意。现在,她彻底戒掉了毒瘾,开始帮 Cafe Art 项目做志愿者,帮助给一些新来的志愿者培训销售技巧。毕竟过去她很擅长做生意。她觉得,这组日历真的给了很多人勇气。





了解更多动态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qrcode_for_gh_a7d1d9fbe28e_25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