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主页>>学术>>文谭>>文章内容

量化数码后期调整规则,保证纪实影像真实价值(作者:刘宽新)

来源 责编: 2010-11-23

量化数码后期调整规则,保证纪实影像真实价值
文图:刘宽新

    为了促进数码时代新闻和纪实影像的健康发展,本文尝试探索纪实影像数码后期制作的规则限制问题,并试图浅议对有关限制量化。随着数码技术的进步,不断出现的新问题迫使我们必须直面挑战,思考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由于本人能力和视界所限,提出的观点可能在许多方面需要讨论和完善,供大家参考并指正。

    一、“信息真实”是纪实影像的第一价值。

    纪实摄影是什么?我们为什么需要纪实影像?最直接的回答是,纪实照片能够通过摄影特质记录历史,用影像为事件和时代留下印记,真实再现和传递由影像承载的社会价值信息。

    我们能够接受的纪实影像,是通过光学镜头拍摄、在同一时间空间、具有照相独特质感细节的瞬间画面。真实,是纪实摄影被社会认可的基本价值,也是新闻和纪实类摄影的最后底线。摄影能够在诸多平面等视觉形式中立足,就是因为它具有其他视觉形式不具备的特质以及审美特点,其核心是画面和细节的真实。在纪实摄影事件中,可以在真实的基础上加强艺术表现力,而不能为了艺术表现力而篡改真实。如果不坚守这一点,当受众看到照片时首先产生“眼见为虚”的怀疑,摄影人被看做是照片造假者,那将是摄影的悲哀和末日。我们可以提倡各种风格纪实手法、宽容多种流派的观点、争执。但底线是保住纪实摄影的真实性,杜绝对摄影真实本源的扭曲破坏。在今天数码技术对传统摄影革命性推动的形势下,我们更应当理性的辨析新技术和摄影本源的关系,清醒的界定某些框架或规则,保护摄影的价值。利用数码新技术的前提是,使摄影文化保值增值而不是变味贬值。

    近几年来,图像软件的开发特别亲睐摄影,分析传统摄影根本无法解决的技术极限,直接在软件中增加了许多摄影师急需的功能,使用数字技术来完成镜头胶片难以逾越的技术障碍。比如模拟镜头大光圈叶片形态的发洇虚化效果、胜过任何传统技术的透视变形纠正和镜头畸变校正、改变画面局部曝光以及重新安排局部明暗关系、轻易解决镜头暗角失光等等,更有价值的是,通过32位浮点运算的HDR高动态影像技术可以记录到76D的密度差,(人眼最多只能同时看到5D,胶片最大能够记录3,5D),一旦未来数字相机能够直接捕获景物的HDR光照信息并处理成HDR图像进行显示和输出,新一代计算机和显示器能够直接输入、显示和处理32位浮点格式图像数据,那时,数字摄影将进入全新的HDR图像时代,摄影曝光不再是问题,任何人无需技术都可能拍出完美(技术上)的照片。我们积累了几十年的曝光技术到那时就成了雕虫小技。有的相机直接在前期拍摄时加入了多底合成影像技术,使前期拍摄的照片已经不是原始状态。至于移花接木式的合成,更是游刃有余,可以完全打破时间空间的局限,重新构造新的根本不可能同时出现而又逼真的视觉画面,面对这样的技术冲击,在惊叹兴奋之余,我们会不会产生一种忧虑和疑问:这种照片还有摄影的真实性吗? 

    数码可以轻易造假,对新闻和纪实类影像的社会公信价值构成了威胁,近年来,由于明知故犯的故意造假或规则不清的“擦边”造假,出现了不少问题。人们在声讨造假者的同时,也对规则制定、规则实施、后期鉴定等问题提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数码技术完全可以不去损毁乃至保护摄影的真实价值,这取决于确立界定严格、表述明确的规则和的严格按照规则运用数码技术的自觉。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摄影圈里多次发生的“造假照片”终该有个了断,不能再出现重复的失误。不能走一步算一步,被动的走了弯路再拉回来。而是要用辩证唯物的科学方法理性分析研究数码环境下纪实摄影的特点,不断认识和把握新技术与摄影文化的关系,在理论学习和对具体数码实践的思考中,找到相对正确的纪实摄影发展之路。

    二、真假照片的定义和造假的类型。

    要杜绝假照片,首先需要对真假照片的判断标准做出明确界定,下面就我的理解浅议一些相关定义:

    原始客观照片的定义: 使用照相机拍摄的,没有通过使用动作、语言、道具等行为对拍摄现场和拍摄对像设计、导演、干预,不改变摄影正常的光学成像,具有摄影成像质感和透视特征的画面。

    真实照片的定义 :通过正常的冲洗、负正和数字技术显现照片,并以改善画质为目的的反差、影调、色彩的还原性调整,不得使用增加、删减、覆盖、变形等手段改变、移动像素和照片元素,保持原始照片的内容和信息如实传递,没有引发歧义理解、误导、歪曲照片内容的任何修饰。

    利用数码技术做假照片有三种类型。

    第一种,前期拍摄造假。这种造假是在拍摄现场设计故事情节,摆布、设置道具,拍摄原本现场不存在或者捏造事实导演拍摄,完全杜撰事实,制造属于欺骗情节和行为的照片。还有使用物理器械改变镜头正常成像,拍摄在现场看不到的场景照片。为了证明没有欺骗,不对照片进行任何后期处理,提供原始图像以让人鉴定。若有人质疑,则坚称没有造假,照片是一次拍摄完成的,“有原始照片为证”。华南虎照片就是典型的前期造假。

    第二种, 后期制作造假。在后期制作中,移动像素,挖东补西,制作、合成出现场没有的元素,传递虚假信息。比如刘羚羊和广场鸽照片,属于此类造假。

    第三种, 不移动像素的后期制作造假。其前期拍摄是真实的,后期也不移动像素,仅仅是改变局部的色彩和明度,使照片的信息表达与事实内容发生重大差异,也是假照片,此类照片造假手法隐蔽,判断和鉴定有相当难度。

    针对上述三类造假,有必要建立纪实摄影数码后期调整制作的标准,并把标准量化,使作者完善作品有尺度可循,也使评判鉴定科学化、数量化、公平化,有明确的规则可依。

    有了大家都能够理解和可以操作的量化指标,作者可以在后期调整中把握分寸,做到不违规。编辑可以依据规定决定采用照片与否,使媒体获得公信力。评委可以公平评判照片是获得大奖还是淘汰出局,保证权威信任度。读者可以相信看到的是真实照片,不再担心被欺瞒或评奖不公平。

    三、建立纪实摄影量化数码制作标准的意义。

    新闻纪实数码影像的后期调整和鉴定的标准一直是摄影人特别关心的问题,除了个别有意违规外,有人确实不知道怎样操作保持“真实的原始画面”的而造成违规,评奖中也存在规则不够明晰偶有失误而引起非议。为此,制定和探索新闻纪实数码影像的后期调整和鉴定的标准很有必要。

    建立、界定新闻纪实影像数码制作的框架规则,是一个全世界都在关注、探索、实践的话题。中国摄影界也同样进行了许多有益的尝试和实践,20届国展的征稿规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开端,首次对参赛作品作了科学分类,对规范各类比赛、摄影门类界定,第一次在最高级别影赛中把数字影像作品作为类别提出。在今天我们都还能够感受到它对引导创作方向起到的深远影响。

    一般来说,照片分艺术摄影和新闻纪实摄影两大类。在商业摄影、艺术摄影、创意摄影等通属艺术类摄影中,后期制作使用应该没有禁区,相反,鼓励运用一切新技术表达作品的创新性,除了正常的人文审美评判外,再增加一个数码技术运用优劣的考量也未尝不可,因为高超的数码制作需要付出艰苦大量的学习训练,积累多方面综合学科知识,付出的辛劳有时难以想像,是名副其实的技艺。摄影的艺术评判永远只有两条,一是思想文化艺术,二是技术技巧运用。在考量技巧时,审视作者对新技术的理解掌握和运用能力,符合时代发展进步的特点。否则遇到一幅技巧超凡领先国际的先锋作品,评判者不了解新技术用老眼光审看,结果名落孙山,岂不是打击了能够提升中国数码水平与国际接轨的新生力量?

    在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中,从影像采集到后期处理(暗房或数码制作)直至输出,都必须经过摄影技术链的全过程。后期处理(暗房或数码制作)不可避免。既要保持真实性,又要运用后期处理(暗房或数码制作)技术还原影像应有的技术品质,那么,如何运用后期技术手段、运用到什么程度、哪些不能用数字或暗房技术改变,从概念到具体操作都应该有一个标准。在这个标准之内,可以认为是恰当运用了后期技术,保留了摄影真实性,否则,就是利用后期处理(暗房或数码制作)改变了原始影像,不能传达拍摄现场的真实信息,也就成为假照片。目前对新闻纪实类摄影作品运用数码技术的规定是:禁止改动原始影像,但是可以为还原照片画质进行的“轻度”反差和色彩调整。这个“ 轻度调整”的概念不是特别清楚, 可以理解为允许“轻度”改变影像反差和色彩,不可以移花接木合成增加或删减原始内容。轻度调整影调和反差后,一般只能完善信息交待,不会改变事实,应当允许。因为即使在胶片时代,新闻照片在暗房冲洗也一直沿用遮挡或增减密度的正常还原技术。国外有的规定,记者不许改动图像的任何内容,只准编辑对照片进行影调反差和色彩调整,以防作者造假。我认为,照片真假的最根本区别在于是否“移动像素”。增加、删减、覆盖、变形都会移动像素,照片已经不是原始真实影像。改变影调反差和色彩调整也要有个分寸或界限,“轻度”到底是什么程度?如果没有量化,就没有可以操作的尺度和鉴定的标准。比如,如果允许调整色彩,可以提高色彩表现力。如果没有量化的指标,有人大幅改变色彩,把红色改成黄色,也就是把红色中国国旗变成黄色,就会出现虽然没有移动像素,但是照片传达信息严重扭曲的问题。因为色彩真实也是“信息真实组成”的一个部分。这样就需要产生一个新规定:色相的改变只能限定在还原性质,适当祛除补色而表现本色,比如限定在原色色轮中心位置左右各20度范围内(有限改变色相),把“轻度”反差和色彩调整具体量化。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议论。

评价:

匿名?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系统已经禁止评论功能!

会员事务

协会资讯

重点资讯

其它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