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主页>>摄影家>>文章>>文章内容

朱宪民的时代影象

来源 责编: 2009-02-26

朱宪民的时代影象

    朱宪民的时代影像 2006年1月,著名纪实摄影家朱宪民在北京和广州两地几乎是同一时间举办了他的个人摄影展“北京•1980年代”和“时代影像——朱宪民摄影”。朱宪民是中国当代摄影史中具有特殊地位的摄影家。策展人李媚就曾评论说:在中国当代摄影史中,在这个年龄段的摄影家中,少有像朱宪民这样,在1970年代初期就在有意无意之间关注百姓日常生活,以朴素、自然、忠实于生活的态度纪录平民百姓生活的。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早于他的同代人,本能地为表达自己情感深处关注和倾心的人们而按动快门。他的特殊之处还在于,他是这个年龄段的摄影家中具有平民姿态并强烈表达了这种姿态的摄影家。

    朱宪民1942年生于山东,曾任吉林画报社的摄影记者。上个世纪70年代,他作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因为工作的原因拍摄了许多为意识形态服务的模式化的图片。这正是广东美术馆“时代影像(1966-1976)”展览的内容。

    批评家杨小彦说:“我相信当年,也就是1977年前后的朱宪民,大概并不关心许多旁人看来属于重大的理论问题,可这丝毫也不影响他的影像行为。当他手持相机穿梭在与自己完全相异的人群中时,他本能地把自己定位在一个旁观者与见证者的立场上。他不回避底层人的场景与表情,并不表明他也要加入‘伤痕大军’去怒喊什么。对他来说,他只是看到了,然后拍下来。他用偶然的瞬间建构自己的镜头。于是,旁观就成了见证,旁观者就成了见证人,所有的旁观也由此获得了历史的价值,定格住那永远也不会再出现的瞬间,并存留到今天。”

    朱宪民自己的注解是:“虽然这些图片是摆着姿势拍出来的,缺少摄影家自己的想法,但是多少填补了一点那个时代老百姓日常生活影像的空白,留下了一些真实的历史资料。”

    但是,1978年的某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朱宪民看到了一些国外关于摄影方面的杂志,里面的内容深深地触动了他。他开始意识到,作为一个合格的摄影师,除了应该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外,还应该拍摄一些带有自己想法的图片,把历史和时代用自己的表达方式记录下来。他的这些作品,就是如今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展览的“再现1980年代”。

    “黄河是我的母亲,北京是我的爱人,我要用我的方式给人们留下一些对老北京的残存记忆。”他这样介绍他的创作初衷:“现在地北京发展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范围,新北京一天一天地变化,就意味着老北京一天一天地消失,人们记忆中的老北京如今已经面目全非了,在外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北京人如今回到北京,他会不知身在何处。北京的发展是一件好事情,但我们也不能忘记北京的昨天,所以我做了这次的展览,来唤起人们对北京昨天的记忆和共鸣。”

    在北京,朱宪民以一个旁观者与见证人的目光,穿梭于胡同与城墙下,混迹于集市与人群中,通过镜头不张扬不矫情地为北京这座古老城市的百姓生活做着一点一滴的影像纪录。在他的作品中,老北京的性格时隐时现,老百姓的生活生动铺展,这一切,构成了这座城市的多重性格与文化侧面,构成了这座古老城市在那个年代的历史记忆。矗立在照片前的那一瞬间,只要你曾经生活在北京的80年代,即使你不曾生活在北京的80年代,你都会或多或少地感触到图片中的情景与情怀。

    在采访结束的时候,朱宪民说:“摄影应该发挥其本身存在的功能和价值,真实地记录时代的变革和社会的发展。这就是我作为摄影师的职责和任务。”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议论。

评价:

匿名?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系统已经禁止评论功能!

会员事务

协会资讯

重点资讯

其它资讯